我背電子書網 > 歷史·穿越 > 春秋大領主 > 第39章:咱們跟秦軍拼了【求收藏,求票】
聽書 - 春秋大領主
00:00 / 00:00

+

-

語速: 慢速 默認 快速
- 6 +
自動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蘿莉音

型男音

溫馨提示:
是否自動播放到下一章節?
立即播放當前章節?
確定
確定
取消
全書進度
(共章)

第39章:咱們跟秦軍拼了【求收藏,求票】

投推薦票 /    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/ 章節目錄 /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    / 加入書簽
分享到:
關閉

帶兵參戰的小貴族其實并不多么憂慮自己的頂頭上司,是一個狡猾而又貪婪的家伙。

很多時候,狡猾而又貪婪其實是一件好事。

對小貴族來講,上司貪婪就會爭取立功的機會;狡猾則可以爭取避免接下必死的任務。

遇上了一個憨憨的上司,代表著這個上司超大概率不懂得去爭奪權利,無法為下屬爭到好的立功機會,甚至會腦子抽了去搶沒什么功勞卻又極度危險的事情干。

呂武確認自己屬于哪個“旅”,與幾位同為卒長的同僚見了幾面。

那些卒長大多都是老行伍了。

好些人十幾年前是卒長,到了現在還是一個卒長,壓根就沒挪過職位。

他們經驗老道,卻沒有了多少奮發而起的雄心,只想著好好地完成這一次納賦,不希望冒什么風險。

一些看著年輕的卒長,他們跟呂武一樣顯得野心勃勃,渴望能在這一場戰爭中證明自己。

而年輕的卒長未必就是一個家族的家主,可能是某個家族的嫡長子之類,代替父親帶著家族武士納賦來的。

呂武沒想刻意地表現什么,卻會盡力地與他們進行社交。

多認識一些貴族總是有好處。

要一塊上戰場,多少知道對方的性格,甚至能夠保命。

呂武在與他們交往時,用的是美食開道。

總的來說,很少人能抵御美食的誘惑,沒幾天的功夫,呂武的軍帳成了幾名卒長時不時的聚餐所在。

他還會有意無意地提起智罃,大多是一些贊美的話。

幾個貴族徹底被呂武的廚藝所征服,哪怕沒有多強的善意,也難以生出什么歹心。

他們有些不懂呂武怎么會時不時提到智罃,并且對智罃還多有贊揚,以為是在拉智罃當虎皮。

實際上,呂武是小心眼發作,卻無法也無力去對智罃怎么樣,用反向法來提醒智罃——你個老家伙拿了好處,倒是表示表示!

而他并不知道智罃在晉國眾貴族中是出了名的有進沒出,偏偏還有著不錯的名聲。

大貴族不要臉到能有好名聲,可見只要家族實力夠強,干什么都不是事。

長達一個多月的過渡期就這么過去了。

在這一個月,呂武沒有閑著的時候,他一再與自己麾下的兩司馬演練配合,也是在加強自己對春秋軍隊的理解度。

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,軍營里有了一些傳言。

說是,秦國和白狄到現在都還沒來,應該是不會再來了。

結果,那些說秦國和白狄不會來的人,他們很快就被“啪啪啪”一陣打臉。

氣氛變得緊張是營地核心升起了韓厥的將旗。

那是一桿又粗又大的木柱,于六米高空懸掛了一面帶有圖騰的旌旗。

圖騰是由左右兩大部分構成。而右側部分又可拆分為上下部分,分為左、右上、右下三部分。

左側部分實際上分為上中下,其中中間的一個“太陽”圖形紋是核心,上下各有三個“十”字形紋,共計六個“十”字紋。

而右側上部為一頭野豬,下面是個方框,方框外圍有四個云形或火焰形圖紋,分別居于方框四周。

以呂武的圖形捕捉理解,那就是一個用各種玄妙圖形組成的“倝”字。(韓)

下軍將升起了自己的將旗,預示著已經發現敵人的蹤跡,并且大概確認了敵人的數量。

韓厥升起將旗之后。

軍司馬成了最為忙碌的人。他一直巡弋營地各處,確認各個“師”的組成。

比如,哪個“師”有多少輛戰車,又有多少甲士,武備是不是整齊。

要是發現誰的麾下不合格,軍司馬就會訓斥一“師”之“帥”。

結果,作為師長的帥必定會將火氣發泄出去,記一筆誰被軍司馬檢查為不合格,破罵趕緊找該找的人去補齊缺失的東西。

需要去補齊什么的貴族,他們要么是一臉晦氣,要么就是罵罵咧咧。

一切只因為要是向“公家”借了東西,他們這一次沒立功的話,納賦等于倒欠了國君資源,立功能獲得的賞賜也會大打折扣。

“卒,屬(下)欲往司戈盾處!睅熀布钡挠行╊~頭冒汗,又道:“需卒(長)簽發(證明)!

司戈盾其實就是保管兵、戈、盾牌的后勤官。

師翰帶來的武士沒甲士,甚至也沒有盾牌,他必須去補齊。

其余的三個兩司馬,他們倒是顯得老神在在。

呂武怎么都來春秋時代半年多,該惡補的東西早就補了上來,利索地在一個條形的竹簡寫好證明,又刻下了自己的族徽。

師翰滿臉感激地對呂武行禮,隨后急匆匆地走了。

老呂家當然有族徽,只是被呂武給改了一下。

所謂的族徽,其實就是每一個貴族祖長傳下來,又或是自己設計的圖騰。

呂在很久以前指的是銅錠,金文中的“呂”字干脆將兩口填實,成為銅錠的直觀圖像。

老呂家的圖騰當然會有兩個“口”,而兩個“口”進行余部交疊,被一只昂首的火鳥的爪子給抓著。

營地內一片忙碌的模樣,各級軍官哪怕之前不想折騰,到了這個當口也該盡責了。

呂武得到通知,趕緊去旅帥的軍帳。

他到來時,已經有兩名同僚在場。

他們一致對呂武稍微擠眉弄眼,臉上卻是滿滿都是苦逼表情。

等待另外兩個卒長過來,主位上一直拿著竹簡看的程滑可算說話了。

“秦增大兵,攜陳、衛、鄭、齊、曹、邾、薛多國而來!背袒樕蠜]有太多的表情,有些木木地說:“此,大戰不可免也!

幾個卒長先是面面相覷,隨后再一次齊齊看向程滑。

公元前589年,魯成公和楚國公子嬰齊、蔡景侯、許靈公、秦國右大夫說、宋國華元、陳國公孫寧、衛國孫良夫、鄭國公子去疾、齊國大夫、曹國、邾國、薛國和鄫國在蜀地(今山東省泰安市西)結盟了。

這也代表晉國失去了霸主地位,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有重新制霸。

而衛國和齊國,不管是之前還是現在,其實一直在蛇鼠兩端,一邊參與多國結盟,另一邊卻還是晉國的盟友。

但齊國一直以來不甘心失去霸主地位,又因為晉國什么都學齊國(管仲治國之術)才能成為下一個霸主,對晉國是又怕又鄙視,總有一種莫名的叛逆傲嬌感,時反時復地搞得晉國眾卿的心態都要崩了。

“余無畏耳。今,以秦為勁!背袒弥灸镜谋砬楹唵蔚卣f明情況,然后下令:“二三子,奮力可也!

其它小國就算來了也是送菜,咱們做好跟秦軍拼了的心理準備。

微信掃一掃,好貨要分享
投推薦票 /    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/ 章節目錄 /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    / 加入書簽
章節有誤,我要:報錯
play
next
close
X
Top
中学生在家唱歌赚钱 平特一肖50怎么赔 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实时 三分彩开奖结果 贵州11选5基本走势图 北京快乐8是正规的吗 在线炒股询问必选卓信宝配资 pk10技巧稳赚五码 体彩 贵州快3网址 今晚双色球预测一注 股票配资平台无法出金